当前位置:主页 > 燕赵时讯 > 文体 >

以古为用墨色新——书法家申彦军书法艺术赏析

时间:2019-07-11 16:56 浏览人数:
        军人出身的申彦军,曾任武警北京指挥学院政治部副主任、武警支队政治委员等职。在30余年的军旅生涯,他靠着自己的勤奋努力,一步一个脚印孜孜以求,不断攀登,在部队的大熔炉磨练成钢。
        申彦军喜好书艺多年,为能够成为一个文武相兼,内外相一致,有文化素养,有精神追求的书法家,他苦心感悟传统书艺,临摹历代名家碑帖,又拜师求学,博览群书,从专、精、尖而博、广、善,形成一种儒雅,豁达的军人气质。同时又大胆张扬自我,不拘泥于古人。在挥毫时,轻健瘦薄,连绵神逸,轻松自然,酣畅淋漓,产生了“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里豪放之外”的艺术效果。可以看出,他的书法创作心态源于唐人许谣在《题怀素上人草书》中所说的“志在新奇无定则,枯瘦淋漓半无墨,醉来信手两三行,醒后却书书不得”。
        书界常言:“世间万物皆草书”。草书是书法艺术中情感色彩最浓,也是书写技巧最难的一种艺术。许是其军人的历练,申彦军的草书作品布局满满当当,笔势飞动,老辣劲健,用笔、结构、章法娴熟,大开大合、穿插避让,大小参差错落,似有逆势涩行之笔,又疾如骤雨,矫若游龙,一气呵成。线条的流变聚散,好似在摹写复杂多变的自然界万物,畅述深沉绵密的万千思绪。其中有张芝的隔行不断,痛快淋漓;有王羲之书如龙跳天门,虎卧凤阁;也有张旭、怀素的风驰电掣般的回旋飞动等,充分印证了古人对草书“欹如坠石,瘦如枯藤”的评语,倾泻了作者鲜明的个性和所形成的独特风格。
        书法亦非文人墨客之专利,历代的军人书家为数不少,比如王羲之、颜真卿、岳飞、舒同、李铎等,不仅军中建功立业,也是书坛翘楚。申彦军有意效仿前辈,通过书法创作来充分释放军人的情感意趣。他的书法似激情奔放,似情中寓意,他内心的情感通过笔墨跃然展示在字里墨中,把心灵美感与艺术美相融共体,从他的字里墨中不难寻踪他的书法艺术成长轨迹和不同年代的艺术与情感的印迹。书写金文大篆好比建设,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能争城夺地,也能守土筑基,闪现着远古先民的智慧光芒;书写毛泽东诗词的作品,意境壮美雄浑,气势磅礴,感情奔放,胸怀豪迈,颇能代表伟人诗词的豪放风格。尤其在笔墨线条之间,全程贯通着军人的那股英勇无畏的豪气,那股在战场上的拼杀之气,拙巧相合,浑厚朴拙,苍辣结实,气追石鼓,蕴含着一种军人的心灵共鸣和精神皈依,视觉的冲击力非常之强烈。同时,也真切地体现了申彦军对书法艺术创作的责任与抱负。
        申彦军书法崇尚天然,似是打散了中国汉字的基本构成,却在层林幽谷中见鸟语花香,在高山流水中见石瘦松肥,成就一种不假雕琢的质朴之美。在章法上打破了行与行之间的界限,先求变求奇,而后求均求稳,有疏有密而把握分寸,见聚见散而顺理成章,使之我中有你、你中有我,随字势及心理情绪的变化,形成无穷而微妙的节奏运动,给人一种出疾笔如飞浑然一体的感觉。

        一位好的书家能够打通与古人对话的“高速路”,架起今人书艺发展的“立交桥”,成为传承文化精髓的“加油站”。纵观申彦军书法艺术,他把职业军人的潇洒自如、诗人的浪漫情怀和书家的纯真融为一体,显示出高屋建瓴、直指本质的气象。笔者以为,申彦军从甲骨、金文、石鼓文学起,抓住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原初本色,假以时日,凭借他的艺术修养、胆识和意魄,通过对古典书法的挖掘和创作实践,申彦军的书艺定能别开生面,也定会有更大的收获。

作者:董培升

【河北工人报·公益周刊2019年7月3日报道】